• 連花清瘟太火了!海外價格飆升500%,"最富院士"身家暴漲150億!游資大佬也來了

      連花清瘟膠囊,A股最受追捧的一款抗疫“神藥”。

      今日(4月15日),飆升200%的大牛股—以嶺藥業(002603)再度逆勢漲停,股價升至34.45元/股,總市值亦攀升至415億元。

      

      短短70個交易日,以嶺藥業的累計漲幅已超過205%,總市值由136億元漲至415億元。而這一切都源于以嶺藥業的主打產品:連花清瘟膠囊。

      據鐘南山團隊介紹,連花清瘟有抑制新冠病毒細胞復制的作用,全國20省市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已將連花清瘟,作為新冠疫情臨床推薦用藥。

      

      4月14日午間,以嶺藥業官宣,收到國家藥監局下發的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的關于新增適應癥申請的《藥品補充申請批件》,其中最大的看點是:

      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輕型、普通型”的適應癥,在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的常規治療中,可用于輕型、普通型引起的發熱、咳嗽、乏力,普通型療程7-10天。

      公告一出,各路資金瘋狂追捧,以嶺藥業股價再度起飛,3個交易日斬獲3個漲停。

      連花清瘟,"拯救"以嶺藥業

      提及連花清瘟膠囊,大部分人并不陌生。其誕生于2003年非典時期,是吳以嶺(以嶺藥業的創始人)帶領科研團隊研制成的一款治感冒、抗病毒流感的中藥。

      自2005年以來,連花清瘟膠囊累計18次被國家衛健委等部門列入治療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診療方案。

      從疫情中來,到疫情中去。早在2020年2月,中國全力抗擊新冠疫情的時候,連花清瘟膠囊便出現在了“抗疫”的第一線。

      2月4日,以嶺藥業啟動連花清瘟膠囊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臨床試驗研究;

      2月6日,連花清瘟膠囊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列為醫學觀察期推薦用藥;

      3月初,以嶺藥業的連花清瘟膠囊日產量已經達到5300萬粒;

      ……

      疫情之下,連花清瘟膠囊迅速成為了與口罩“平起平坐”的剛需品。庫存被搶購一空,各大電商平臺、藥店頻頻缺貨。

      2月5日,以嶺藥業迅速調整生產計劃,將全部生產線均投入連花清瘟系列產品的生產,市場供不應求狀況得以緩解,這也給以嶺藥業帶來了豐厚的業績回報。

      3月30日,以嶺藥業披露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第一季度凈利潤為4.3億-4.6億元,同比增長50%-60%。創下上市以來單季度最高盈利記錄。

      

      以嶺藥業在業績公告中表示,2020年一季度的凈利潤大增主要受益于,連花清瘟產品的營收較去年同期大幅增長。

      其實,在疫情爆發之前,以嶺藥業的業績增長幾乎陷入停滯,2019年前三季度的歸母凈利潤增速已跌至2.3%。

      

      連花清瘟,出海“抗疫”

      在這一場疫情之前,主打中藥產品的以嶺藥業,海外營收占比一直都非常低,即使是營收最高的2018年,海外收入也僅有1600萬億,占比僅0.3%,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當前,中國疫情防控逐漸進入下半場,而海外疫情正在肆虐,或許是以嶺藥業為代表的中藥企業出海的最佳時機。

      3月25日,在中歐“抗疫”線上交流會上,鐘南山院士特別介紹了連花清瘟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性:284名病人使用連花清瘟進行治療的康復率達到了91.5%。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

      鐘南山院士的話音剛落,海外華人率先開啟囤貨模式。4月以來,海外各大華人網絡論壇上,涌現了大量連花清瘟膠囊的求購信息。

      與此同時,國外市場的連花清瘟膠囊亦供不應求、價格暴漲。跨境電商ebay平臺顯示,國內零售價15元/盒的連花清瘟膠囊,售價已被炒到了88.2元/盒,暴漲488%,且需要等待15天甚至更久才能收到貨。

      

      滯留海外的留學生、華人,一直牽動著所有國人的心。自3月以來,中國大使館陸續向各個國家的留學生派發“健康包”,其中便涵蓋了連花清瘟膠囊、衛生濕巾、KN95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

      

      國家正名之下,連花清瘟膠囊正在迅速“出圈”。據以嶺藥業表示,截至目前,連花清瘟產品在已注冊的6個國家(加拿大、巴西、印度尼西亞、莫桑比克、羅馬尼亞、泰國)和香港、澳門地區的銷售通過當地代理商完成,其訂單需求相較之前有明顯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A股投資者非常關注連花清瘟膠囊的出口情況。4月以來,在投資者關系互動平臺上,針對以嶺藥業的提問主要以海外市場銷售的進展為主。

      

      對此,以嶺藥業給出的答復是,藥品進入其他國家銷售均需要根據法律法規注冊獲得上市許可。

      眾所周知,中藥出口絕非易事,尤其是在歐美國家。由于中藥通常為多種藥物的混合配比而成,其化學成份并不清晰,無法在西方現有的理論下檢測其藥理毒理,導致難以獲得當地注冊藥品注冊許可。

      其實,連花清瘟早在2015年便進入美國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開展二期臨床研究試驗,但至今仍在病例數據收集階段,三期臨床工作尚未看到希望,上市或許仍是遙遙無期。

      A股“最富院士”身家暴漲217%

      連花清瘟膠囊的爆火,以嶺藥業的大漲,都不得不提到“A股最富院士”:吳以嶺。

      

      圖片來源:以嶺藥業官網

      1949年,吳以嶺出生于河北的一個中藥世家,于1989年創辦了以嶺醫藥,由一名醫生轉型成為一名企業家。

      吳以嶺,首次被全國人民所熟知,是在2003年非典時期。在以嶺醫院,吳以嶺和團隊成功研發出了連花清瘟膠囊,并成為國內第一個進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快速審批通道的防治非典中藥。

      2009年,連花清瘟膠囊在河北省的一次流感聚集性疫情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用藥的高危及重點人群均無一例發病。當年,吳以嶺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2011年,以嶺藥業成功登陸中小板,吳氏家族共誕生了7位億萬富翁,其中,吳以嶺身價接近50億元,被稱為“A股最富院士”。

      而在2019年的胡潤百富榜中,吳以嶺家族的財富總額為85億元。

      

      據Wind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3月4日,以嶺醫藥(吳以嶺100%持股)、吳相君、吳瑞的持股比例合計為54.21%。以此計算,吳以嶺家族的財富總額已經超過225億元,較2019年飆升幅度超216.9%。

      面對賬面財富的迅速膨脹,以嶺藥業的股東、吳以嶺家族趁著大牛市兌現了一部分利潤,據Wind數據顯示:

      2020年2月,吳以嶺的弟弟吳以紅減持744萬股,套現1.46億元;

      吳以嶺的另一親戚吳以成,減持9.3萬股,套現186萬元;

      高管高秀強減持19.31萬股,套現329萬元;

      持股5.73%的股東田書彥,在2020年2月26日至2020年3月17日,減持公司股份890萬股,套現1.45億元。

      隨著連花清瘟的概念愈發火爆,各路游資亦開始瘋狂追捧以嶺藥業。據Wind數據顯示,今日(4月15日)以嶺藥業龍虎榜的前2大買家分別為中國銀河證券紹興營業部、國泰君安上海江蘇路營業部,均是頂級游資“趙老哥”、“章盟主”的常用席位。

      

      面對游資的兇猛炒作,以嶺藥業緊急提示風險,目前在已獲得上市許可的國家和地區的銷售收入占比例較低,暫未實現規模銷售,對公司經營業績不構成重大影響。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