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季度經濟或負增長 全年增長目標怎么定?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有觀點認為,2020年干脆不要定增長目標;有觀點則認為,可以爭取3%左右的增長,甚至5%左右的增長。

      進入3月份,我國企業復工復產進度加快,經濟社會逐漸恢復,但尚未恢復至正常水平。這意味著,一季度經濟難逃負增長的命運。

      單個季度經濟出現負增長,這至少是1992年以來的頭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短期沖擊明顯,隨著疫情在海外的爆發,作用于我國進出口,將形成對我國經濟的第二波沖擊。

      全國“兩會”尚未召開,2020年作為一個關鍵年份,在超級疫情的沖擊下,全年經濟走勢如何,市場觀點分歧較大。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有觀點認為,2020年干脆不要定增長目標;有觀點則認為,可以爭取3%左右的增長,甚至5%左右的增長。

      市場預判一季度經濟負增長

      3月份,我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52%,重回景氣區間,比2月份回升16.3個百分點。

      3月PMI的大幅回升,反映出我國企業復工復產明顯加快,生產生活秩序在穩步恢復。但國家統計局也明確指出,這是在2月大幅下降后的反彈,并不能代表我國經濟運行已恢復正常水平。

      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工信部監測,截至3月29日,電網監測的1117萬戶企業復工率超過七成,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基本已全部復工,中小企業復工率為76.8%。

      4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分析國內外疫情防控和經濟運行形勢,研究部署落實常態化疫情防控舉措、全面推進復工復產工作。

      4月17日,國家統計局將正式發布一季度經濟數據。前2月工業、服務業等數據降幅在兩位數,這種狀況有望修復。區別于月度數據,季度數據對經濟的統計狀況也將更為全面。

      從部分市場機構預測情況來看,一季度經濟增速大致在-10%到-3%之間。

      民生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解運亮團隊認為,PMI數據、高頻數據、復工率等數據顯示,3月經濟數據逐漸修復,但仍未達到正常水平,預計一季度GDP同比下降9%左右。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團隊預計,一季度GDP同比下降10%。因為前兩個月經濟增速降幅超過10%,3月工業產出至多恢復至疫情前90%的水平,即使3月經濟實現零增長,一季度GDP增速也在-5%以下。當前服務業、線下消費恢復進度并不樂觀,預計一季度GDP增速更接近-10%。

      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宏觀分析師張捷認為,一季度GDP因為國內疫情影響明顯負增長,已出的多項數據真實地呈現了這一狀況。從基準情形上來看,因為疫情我國一季度GDP或下降6%-8%。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預計,一季度經濟會出現-5%的收縮,二季度恢復為一定幅度的正增長。

      V型還是U型反彈?

      當然,疫情對經濟是短期沖擊。

      以我國經濟增長貢獻主力的消費而言,被疫情抑制或延遲的消費需求在加快釋放。中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數據顯示,2月第一周全國乘用車日均零售量僅為811輛,3月第三周已經恢復至2.6萬輛。

      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近日撰文表示,我國中等收入群體超過4億人,擁有全球最具成長性的消費市場,是我國應對內外部風險挑戰的重要優勢。隨著一系列促進消費回補和潛力釋放措施出臺,后期政策措施力度還將加大,有利于消費持續較快增長。

      國內經濟在加快恢復,但海外疫情的蔓延,又帶來新的不確定因素。

      4月15日,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宏觀經濟熱點研討會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表示,各個機構對全年經濟預測的差異很大,主要是歐美疫情強化后,對中國經濟的負反饋效應究竟有多大,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如果說國內疫情是第一波沖擊,現在歐美國家的疫情就是第二波沖擊,對中國經濟影響程度可能要超過第一波沖擊,包括外貿延遲交貨、撤單,以及供應鏈的中斷等,這些影響才剛剛顯現。

      “原來估計二季度能夠回升,現在由于這種不確定性,二季度可能很難像原來預期的那樣強勁回升。中國經濟全年走勢大概率是不對稱的U型,U型底部比原來預期的持續時間要長”,王一鳴表示。

      劉世錦也認為,不能低估第二波沖擊。當前國際疫情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很重要的,像美歐日等國疫情在一段時間后出現拐點,但在現有管控模式下,可能難像中國那樣實現短期清零,會出現一個相當長的尾部。

      4月14日,IMF發布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大幅下調了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為-3%,1月份該預期增速為3.3%。其中,預計美國2020年經濟增長-5.9%,歐元區為-7.5%,日本為-5.2%,中國為1.2%。

      全年經濟增速定在哪里?

      疫情帶來的高度不確定性,也在左右著各方的預期。

      張捷認為,疫情傳播很快,全球不確定性明顯上升,疊加一季度我國經濟收縮,此時再設定2020年GDP數字目標意義不大。一季度GDP因國內疫情負增長,全球疫情的發酵給我國二季度外需造成巨大壓力。

      2020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份。按照安排,2020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圍繞經濟、社會、民生等有系列指標,其中包括了2020年GDP規模較2010年翻一番的目標。按機構測算,要實現GDP翻番的目標,2020年經濟增速需要達到5.5%-5.6%的水平。

      但是,也有不少聲音指出,設定全年經濟增速目標,有利于引導各方預期,設定該目標很有必要。

      在上述CMF宏觀經濟熱點研討會上,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表示,按照我國就業彈性來測算,2020年如果保證城鎮新增就業在1100萬左右,GDP增長速度要達到5.5%;如果保證城鎮新增就業在800萬左右,全年GDP增速5%就可以了;如果要保證就業規模較去年不下降,至少也要4.5%左右的增速。

      “保就業保民生需要一定增長速度。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經濟衰退的主要是勞動密集型行業,經濟增長時主要增長的是資本和技術密集型行業,我國經濟增長和就業的這種不對稱關系,要求我們保持一定的經濟增速。”劉元春表示。

      劉元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20年經濟增長可以5%-5.5%為基準設定目標方案。要實現全年經濟增長5.5%的目標,假定一季度經濟增長-5%,疫情對二季度經濟沖擊為2個百分點,在現有積極政策以及后續一攬子政策作用下,二季度經濟若增長6.63%,下半年需要有8.6%的增速。如果疫情對二季度沖擊加大,可相應調整目標。綜合來看,5%-5.5%的目標,三四季度經濟增速高出潛在增速2.5個百分點以內,這種擴張程度是相對可控的。這里也有個前提,在世界主要經濟體出臺大規模對沖政策作用下,三四季度世界經濟受疫情影響較小。

      王一鳴認為,需要確定全年經濟增長目標,但現在給出一個明確的增長目標還十分困難。由于全球疫情對經濟的沖擊還在持續,如果全球經濟陷入深度衰退,并反饋影響到中國經濟,中國全年增長仍有不確定性,定高了可能實現不了;定低了,不利于引導市場主體預期。

      “需要觀察和評估第二波沖擊的影響,這樣確定的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才更符合實際”,王一鳴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在上述CMF研討會上表示,要解決就業問題,需要一定的經濟增速,個人傾向于設定全年經濟增長目標。之前我們設定經濟區間,像6%-6.5%之類的,區間跨度是0.5個百分點。疫情影響下,我們可以將經濟增長區間擴大到2個百分點。

      劉世錦表示,疫情對經濟的第二波沖擊,使得2020年增長背景出現很大改變。一季度預計會出現-5%的收縮,二季度恢復一定幅度正增長,在不考慮第二波沖擊的情況下,假設三四季度受到反彈和刺激因素的支撐,較潛在增長率高出2個百分點,達到8%左右的增長。若考慮到第二波沖擊影響,要有2-3個百分點的減值,全年能夠實現3%左右的增長,就是一個很大勝利。在全球經濟深度衰退的背景下,這樣的一個增長速度非常難得。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